丝瓜视频免费下载安装

上了桥,似乎水汽更加重,高蓝几乎是贴靠着桥边走,但连下面水的深浅都看不清,只听到风吹水动的声音……

伸手黑到不见五指的恐惧,在这青天白日竟然一样感受到了。

在这样的环境中,让人不由自主地将心头吊了起来,时刻提着心,以应对那些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出现的看不到的危险。

高蓝看了看旁边的花重,一向神色坦然的她,此刻也面色紧绷,眼睛睁的大大的,甚至连眨眼的频率都变低了。

高蓝收回目光,缓缓抬起头看了看头上的太阳,心中不禁奇怪:明明有太阳,而且也有风,为何却一直散不了这浓浓的雾气……就算是近水雾气大,也不至于如此厚重吧。

高蓝想完目光一点点正落下来的时候,突然她目光定格到一处。

高蓝瞳孔微缩,目光一敛,顿时楞怔,片刻似乎心中已有定夺,她扭头对旁边的花重张口问道:“七公主,你轻功如何?”

花重毫不谦虚,满口道:“不错!”

高蓝怀疑的口吻,含笑问:“那你待着我能飞起来吗?”

花重收回谨慎的目光,看着她,眉头动了动,略微一犹豫:“干嘛?”

高蓝一扬下巴,慢悠悠道:“你可听闻过,不识庐山真面目,只缘身在此山中。”

花重显然没听过这诗,一脸的莫名:“这是什么意思?”

清现小妹的休闲风韵

高蓝面色悠悠,朗声道:“意思就是说,你之所以看不清整个山的真面貌,只是因为你身处其中,若是跳出去,离远点看,就一切都明了了。”

高蓝说完,见那花重还是一脸不解之意,叹了口气。

须臾,高蓝直截了当:“算了……我说白话,上面有玄机,你上去瞧瞧,我估计你很快就明白了。”

“玄机?”花重有些不相信地木木看去上面。

高蓝眼神一敛,目光如炬:“若我没猜错,这薄雾后面的,可并非是真的雾了……”

花重虽不甚明了,但也是性子急,高蓝刚刚弯弯绕了那么多,她早就想弄清楚她的想法。

片刻即松开高蓝,一个纵身跃起,待上到顶处,只见她面露狡黠,脚下踩到一根很细的绳索上,双手撑开维持平衡。

待身体平稳,放眼望去,高声惊道:“我的天啊,高公子,你太聪明了。原来真是大有玄机!”

见她踩到的东西的那一瞬,高蓝便瞬间明了,知道了跟自己猜测的一样。

高蓝一脸淡然,悠悠道:“这薄雾后都是悬挂的纱幔,层层叠叠,让人以为真的是大雾弥漫呢,其实就是为了故弄玄虚,让人不辨方向而已。”

花重纵身下来,还不忘记快速抓起绳子,爽朗道:“好一个故弄玄虚!我已经看清了周围的情形,跟我走!”

她走的匆忙,一下子将高蓝晃到差点歪倒,花重一回手拖住她,哂笑着:“不好意思,一着急把你给忽略了。”

高蓝顿时毫不客气一个白眼翻过去。

花重非但没有生气,反而是一脸欣赏的表情:“果然是美人,翻了白眼都如此魅惑人心。”

高蓝冷笑:“我谢谢你夸奖!”

花重道:“不客气!”

花重说完,正要抬脚,高蓝看着周围,咬了咬舌尖,诡谲一笑,忙道:“七公主,先别走啊,这白花花的多碍眼啊,一把火烧了多省事。”

花重一听,连忙双手一扣,兴奋道:

“艾,对啊,我怎么没想到!”随即掏出身上的火折子,挥手一掷。

壮丽的一幕出现了。

河岸的上空,红黄相间的花舌熊熊燃烧,黑烟冒出上空,灰烬落入河里。

两人站在桥上,看着周围渐渐清晰的轮廓。

高蓝摇头叹息:“唉!搞什么故弄玄虚的伎俩,白白浪费了这么多纱幔……”

“来人呐!快来救活啊!”

岸边上渐渐出现了些着急忙慌的村民,望着河面上连绵不绝的大火,纷纷举足无措。

随即有人指着桥上的两人:“是他们!是他们烧了我们的纱幔!”

“都是我们辛辛苦苦制作的啊!”

“不能放过他们!”

“对!”

村民随即纷纷拿起器物就要朝这边暴起。

高蓝心头一怔:“啥情况?这些看着也不想是些匪人啊。”

花重昂首对着他们高声反驳:“明明是你们这些贼人,骗我来到此处,还弄这些花头虚脑的东西,障人眼目,不就是为了图财劫色吗!我烧了,怎样?!活该!”

为首的一个年长的村民,一脸愤恨:“你!你这刁钻的小丫头,这可是我们制纱村民的心血,好不容易制好的的,挂在村口,你烧毁了竟还如此诋毁我们!”

高蓝突然有些迟疑,后怕道:难道……真是一场误会?

她快速回想了一番,这其中的过程,好像还真是自己一开始就思维误入歧途,那,这岂不是做了坏事了,哎呀!这可如何收场。

想到此,心中顿时一团乱麻。

高蓝想完,顿时面色灰溜溜的,看着旁边一脸蛮横理直气壮的花重,愈发不知道该如何跟她说明……刚刚的确是自己鼓动她烧了那些纱幔的,唉!自己也太冲动了,果然还不是不能同莫少芝,夜阳他们的心智比啊。

眼看着那些村民不光动嘴,还远远的扔了东西过来,高蓝连忙拉着花重闪避。

高蓝拧着眉头,惭愧道:“七公主,或许我们真的是误会人家了……”

花重不以为然,还理直气壮:“误会?!怎么可能?徐福还在他们手里呢!还有地上的血迹,是怎么回事!”

她话一落,就听到后面传来了声音。

“城主!你原来在这里啊!”

高蓝和花重猛然一回头,徐福正站在那里,一手捂住鼻子。

花重指着他,惊愕:“你,你去哪里了?”

徐福因鼻子堵住,发出的声音闷闷的:“这雾太大,我本想来前面探探路,结果没注意,一下子撞到了树上,鼻子磕出了血,就到旁边河里清洗,正要回去,就见着这里着火了,才看清您在这里。”

Tagged